别说晚安(长篇连载)

向下

别说晚安(长篇连载)

帖子 由 皮鞋 于 周三 六月 23, 2010 9:49 am

一、逃亡
矫齐五十三年的一个夜晚,巨大的闪电将雾蒙蒙的白色夜空撕成两半,片刻之后,天空中传来一阵巨响,随即大雨倾盆,凶狠的雨点和暴躁的旷风疯狂的摧残着旷野中的一所茅草屋。
茅屋内,一个憔悴的大肚子女人坐在屋内墙的草席上痛苦的呻吟,一个身穿兔毛衫的白须仆人费力的用背部压紧残破不堪的木门,可仍然抵挡不住冰冷的雨点浸湿他的前襟。
眼看草席上的女人就要生产,那老人带着哭腔说“娘娘啊,你受苦了……”
茅屋外,风雨大作。
第二天清晨,茅屋外的大雨已经停歇。那位被称作娘娘的女人还在湿漉漉的草席上酣睡未醒,白须仆人悄悄的把昨夜刚刚出生的男孩抱进怀里,蹑手蹑脚的走出茅屋。
门外的夜雾还未完全散开。老人回头看看茅屋,轻叹了一口气,沿着泥泞的小路朝西走去。
旷野上一片惨绿色,却很少有人家。老人小心的抱着这个男孩不知走了多久,才远远地看到一个房屋,等靠近了之后才发现这仅仅是一个简陋的马店,一个粗胖的汉子蹲在门口择韭菜。
那汉子见他过来慌忙起身用浓重的约微方言致歉:“抱歉老人家,今天的菜还没弄好,只有昨晚剩下的几只雪兔耳朵了。”
老人问:“店家,不知道此处离约微城还有多远?”
“大概要走一天……”那汉子话还未说完就注意到老人泥泞的鞋子,于是改口道“要走两天才能到约微城”
老人听完沮丧的说“还有这么远啊……”
“是啊,就算是天晴路好,十八九的壮小伙也要走一天呢!”汉子肯定的说,“老人家从哪里来啊?探亲还是访友?先坐下歇会吧。”
“好的”老人坐到桌子旁边的长凳上,盘算着该不该把这个婴儿送给这位汉子,思索间却听见棚子后面有马的低鸣,于是问“店家,你看我人老体衰,还抱着一个婴孩,不知你可否借我一匹快马让我赶去约微城?”
那汉子似乎这才留意到老人怀中的婴儿,于是拿了一缕韭菜到老人旁边看那婴儿,细细观察了良久才答非所问的说:“这个婴儿好像刚刚出生一两天的样子,但是离此处最近的平阳城也有五天的路程,不知老人家你这婴儿从何而来?”
老人皱眉不语。
汉子见老人不再说话,也不多问,继续回到原地择韭菜。
“不瞒你说,我们是从霜萍城逃出来的”那老人安静了半响突然说,“你知道前不久霜萍城发生的政变吧。”
“是啊,我昨天才刚刚听过路的马商提起过京城的政变,说是平祥王带着三千兵甲逼宫,当今皇帝盐矫齐被害,太子盐峰喏惨死当场,其余皇子亦无一幸存……盐氏一族算是断了根了。”
老人听完这话,眼神中透出痛苦的神色,转而意犹未尽的望着小羊羔一样的婴儿,起身走出店外,朝着东面的旷野眺望,却只看见清晨潮湿阴冷的风吹动着惨绿的草叶带出一圈圈的波浪。
那汉子眼看着那老头眼神痛苦、歉疚、迷离、担忧,明白是自己的话勾起了老人痛苦的回忆,于是对那老人说“老人家你身上没有带钱吧,刚刚生产后的女人身体非常虚弱,你把她一人放到阴冷的茅草屋里不担心吗?”
老人惊奇的问:“你怎么知道?”
那汉子指指老人怀里的婴儿说:“这里我再熟悉不过了,此处往东不到十里有一所茅草屋,孩子的母亲一定在那里。”
老人愈加惊讶起来。
那汉子却神态自若的说:“我还能猜得到,这孩子是这世上最后一个姓盐的人吧……”
老人的神色从惊讶变成惊恐:“你……你是……”
那汉子站起身答道:“我叫百业生,虽然自幼熟读历史兵法,有志于匡扶天下,可壮志难酬,如今依靠这间马店为生。”
老人这才疑惑的端详起这个汉子来,这汉子年约三十六七,身体魁梧,身穿粗糙的兔毛衫,眼神小而凌厉,眉宇间有个淡淡的山字皱纹,好似透出桀骜不驯的的性格。
“既然如此,我也不瞒你了”老人走进店内坐在凳子上,用舒缓的语调开始慢慢讲述,“这孩子的确姓盐,也很有可能是这世上最后一支盐氏血脉了,我是虎镇将军策安。一个月前,平祥王带着兵甲冲进皇宫……我带着阁妃娘娘从皇宫逃了出来……终于逃到了平阳城却发现平祥王的亲信沃长辽也在那里……我们逃到东边的那个茅草屋娘娘就临产了……我偷偷把孩子抱出来想到约微城找个人家寄养,然后就遇见了你。”
老人讲的泣不成声,那汉子听的悲愤交集。听完老人的讲述,百业生安慰了老人几句之后说:“我今年已三十六岁,还未娶妻眷,如果策将军不嫌弃,可否把孩子交给我?我一定好好将他抚养长大,日后再与将军和娘娘会合,重整盐氏江山。”
老人听完,激动的看着百业生,站起身来,用颤抖的手把孩子交到百业生的手上,然后竟扑通一声跪倒在他面前!
“策将军!”百业生一看大骇,赶紧把孩子放在桌上,把这个颤颤巍巍的老人扶起来。
百业生站起来朝着店内走去,然后拿着一包蒲叶包着的雪兔耳朵,还有一些水果、干粮出来,把东西交到策安的手上说:“阁妃娘娘应该醒了吧,如果她发现孩子不见了肯定会着急的到处找,所以策将军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另外,约微城也不安全,你们可以往南走,往南三十里地的地方有个名叫凉风坡的小村子,村长高似若是我的至交好友,他认得这个蒲叶包,你到那提我的名字就行了,他会好好招待你们的。”
策安千恩万谢,临走前提醒道:“这孩子有个大名叫做盐峰雪,不过为了安全起见,等他年满十八岁的时候再告诉他他的身世吧,所以你还要帮他取个别的名字。”
百业生道:“这倒容易,盐乃百味之首,就叫百味先好了。”
“好!好!好!”连说三个好字,策安才恋恋不舍的迈起蹒跚的步伐沿着来时的路朝东走去。

二、不能和你一起
马店的生活紧张而繁重。虽然有个正在哺乳期的母马能解决孩子的食物问题,可百业生还是很快发现,让一个男人来照顾这么个刚刚出生的小孩子实在是太困难了。
两天后,地上已经干燥的差不多了,百业生决定把孩子交给自己在约微城的老母亲抚养,于是收拾了一些行囊,骑上那匹母马赶往约微城。
快马疾驰,大约才小半日路程,百业生就看到了幽静山。
幽静山是这附近风景最秀丽,地势最险要的地方了,山上草木葱郁,裸露出的黑褐色岩石姿态万千,山间还有祥云缭绕,透出仙境般的神秘。约微城就在幽静山东南部依山而建,石料均采自幽静山,黑褐色的城墙与幽静山的黑褐色石头溶为一体,不仔细分辨的话几乎看不出分别。幽静山东边山脚下还有一处名胜,名叫望乡门,望乡门也是前往约微城北门的必经之路。据传望乡门是约微城的建立者约微思念故乡的地方,约微死后魂魄也总是在这里徘徊。还有传说称来此祭奠的人们有求必应。所以望乡门虽然仅仅是个门楼样的建筑,也无神像供奉,可是却长年香火不断。
过了望乡门,百业生迎面碰到一个拎着酒葫芦的短须清瘦的书生,正是百业生的结义兄弟关信西,于是百业生下马寒暄道:“六弟,好久不见啊!”
不想那书生却一脸不高兴的抱怨说“糟了糟了!我刚买的好酒怎么就碰上你了!”
“哈!你说这句话我就知道我没认错人!”百业生大笑道,“不管你买的啥好酒我这次都不喝成了吧?走走去我家,我请你喝我珍藏的清泉酿去!”
“清泉酿?你也好意思提!知道我这葫芦里装的是什么酒么?”
百业生笑道“六弟的酒肯定错不了!不过你既然不舍的跟我喝,只好喝我的清泉酿喽!”
清泉酿是约微城特产的米酒,因为约微城的酒多是用幽静山上的清泉水酿成,所以称为清泉酿。真正的清泉酿虽说不算酒中最佳者,但也是盐皇地区乃至整个晚安大陆都很著名的酒,非常昂贵。不过在约微城,各家各户自制的酒也大都被称为清泉酿,百业生所谓的清泉酿就是自己酿的廉价酒水了。
那书生自然知道百业生没有啥好酒,于是自得的打开葫芦盖,把葫芦口凑到百业生鼻子边问道:“猜猜是什么酒?”
百业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顿觉芳香沁鼻,不过他却从未闻过此等酒香,于是打岔道:“我可没空给你打哑谜,我要先把孩子送到家再回来找你斗酒。”
“孩子?”关信西这才注意到百业生背在身后的兔皮包袱“没想到多日不见你竟然娶了妻子?连孩子都有了!”
百业生没有解释,上马回头道“在圣轩酒肆等我!我马上过去。”说完拍马朝家的方向走去。
约微城有北门、西门和南门共三座城门,其中南门和西门之间的住宅区是贫民聚居的地方,百业生的家就住在这里,百业生到家后没有多耽搁,将婴儿和母马交给了老母亲后随便解释了几句便赶往了圣轩酒肆。
圣轩酒肆坐落在南门东侧,离百业生家并不太远,横穿两条大街就到,这也是百业生的结义七兄弟经常聚会的地方。百业生赶到圣轩酒肆的时候果然看到关信西坐在那里等他,与关信西坐在一起的还有他的二哥余济世。
“二哥你回约微城啦!”百业生惊喜的问,“其他人回来了吗?”
关信西答道:“他们都没回来呢,三哥你先坐下,二哥正在说事呢。”
“二哥有什么事?”百业生坐到旁边问。
余济世道:“我听说一名姓沃的将军来到了平阳城,现在已经实际控制了平阳城的军队,近期就要开始攻打约微城。”
“沃长辽?”百业生问。
余济世听了一愣,问道:“你知道他?”
百业生回答道:“我也是前几天才听说,此人好像是平祥王的亲信,也是名能征善战的将军。他为什么要攻打约微城?”
“据说是因为怀疑已经怀有身孕的阁妃躲到了约微城,你在约平旷野上经营马店,是否见过有京城的人来约微城?”
“这个……我没注意到”百业生答道,“不过约微城自从盛夏时代建城起就独立于盐皇之外,盐武兴中兴盐皇文明的时候也曾与当时的约微城主签订契约保证互不侵犯。况且约微城地处天险之地,平祥王和沃长辽算什么东西,怎么敢大言不惭的说要攻打约微城!”
“话虽如此”余济世担忧的说:“可约微城毕竟已经年久失修,城中也没有正规的军队,万一平阳城率大军来袭,约微城也难以自保啊。”
百业生愤然道:“二哥你怎么长他人志气!我们兄弟七个哪个不是以一当百?若那沃长辽不来也就算了,要是他敢来,我一定让他灰溜溜的爬回霜萍城去!”
关信西听了这话也帮腔道:“三哥说的好!当饮一大口!”说完举起葫芦喝了一大口,然后把葫芦递给百业生。
百业生也昂头喝了一口,赞道:“好酒!醇香甘洌,余味悠长。六弟,这是什么酒?”
不等关信西回答,余济世便接道:“百年浊窖,要说其香甜,堪称当世第一。可惜的是酒浊如浆,只配用葫芦装酒,所以算不上极品。”
关信西笑道:“果然还是二哥见多识广,不过我倒认为酒在味而不在色,用葫芦装酒更是返璞归真,此酒当属天下第一。”
百业生听言把葫芦递给关信西说:“这酒如此珍贵就别被我糟蹋了,六弟你收起来吧。”
“哎——”余济世一把抢过葫芦骂道“好你个混蛋百业生,竟敢讽刺你二哥了!此酒虽算不上极品,但也是难得的佳酿,让你这个粗人喝才是真的糟蹋了好酒!”
余济世说完轻轻品了一口才把葫芦还给关信西。
关信西接过葫芦道:“三哥现在可不是粗人了,刚才我还见他背着一个孩子回家呢……哎对了,三哥,那孩子是谁啊?”
百业生叹道:“实不相瞒,那孩子是我在路边捡来的,因为我没工夫照顾他,所以才带到我母亲那里帮忙照看。我母亲早就催我找个妻子生个孙子给他带呢,现在也算是尽了份孝心了吧!”
余济世听完叹了一口气。

三、胆小鬼
其余两人见二哥叹气,赶紧细问缘由。
余济世回答说:“我是因为想起了我的幼子余份所以才叹气的。”
余家世代经商,到余济世这一代已经是约微城赫赫有名的富商。余济世是家中独子,担负着延续血脉的重任,但是他成家后竟然连续生了五个女儿!四年前,他终于得了一个儿子取名余份,余济世全家上下都对余份非常宠爱,余济世也了却了最大的一桩心事。
所以两人听余济世这么说不免奇怪的问“你的儿子生了什么重病了?”
余济世气愤的说:“他每天锦衣玉食,生活的好着呢!”
“既然如此,二哥为何发愁?”百业生问。
“三弟你有所不知啊,因为我常年在外经商,所以照顾孩子的事情都交给了我的妻子和女儿。这次回来后,我发现她们把余份打扮成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不光如此,这孩子又懒又胆小,碰到一点点事情就哭……我真担心这样下去,他将来难以继承我的衣钵啊。”
百业生听完却想起了刚刚收养的皇子,还有他对策安将军的许诺。他开始怀疑自己能否将这个孩子培养成材。想起他把孩子交给母亲的事情他又有些后悔,母亲一定会很溺爱这个孩子。可如果他自己抚养,经营马店就成了问题,没有了马店的收入,他又如何生活?
关信西也沉思了一会说:“二哥,这个问题我们两兄弟帮不上忙,我们都没成亲……三哥虽然刚刚捡了个孩子,但是他也没什么经验……”
百业生若有所思的说:“是啊,我们的确该讨论讨论教育孩子的问题,这是件很重要的事情。”
关信西一撇嘴道:“得!我说两位哥哥是不是欺负我没孩子啊,我明天也成亲造孩子去!我父亲早就催我跟唐家小姐成亲呢!”
百业生骂道:“你就是个挑三拣四没有自知之明的笨蛋,你看看你自己有什么好?成天无所事事还嗜酒如命,唐家三小姐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
“是,是,三哥骂的是!我明天就下聘礼!”关信西说完又补充道“言出必践!”
关信西是约微城主关应天的小儿子,十年前,他与醉春楼的琼叶姑娘两情相悦,曾发誓要娶她为妻,可是遭到其父亲的强烈反对,于是他与琼叶姑娘相约私奔,可是琼叶姑娘却在约定的当晚自杀身亡,关信西因情买醉,从此嗜酒如命,也因此至今没有婚配。两年前,他偶遇唐家三小姐,唐家三小姐对他一见钟情,还曾托红娘向他示好。关信西似乎也有些动心,可还是难忘旧人,迟迟不肯娶唐家小姐。
余济世似乎对关信西的这种诺言已经习以为常,继续说道:“三弟你说我该不该给余份找个师傅?”
“二哥你有的是钱,找个好师傅应该不难。可是孩子变成这样的原因在于他的母亲和姐姐们,所以我觉得应该给孩子换个环境,比如把孩子放到亲戚那边寄养几年。”
“三弟说的对,不过我和我父亲都没有兄弟姐妹,我岳丈家虽然人丁兴旺,可是放在那边仍然摆脱不了我的妻子和女儿。不如我把孩子交给三弟你吧”
百业生慌忙摆手道:“二哥你太难为我了,我因为经营马店,把孩子都交给我母亲了,况且我才疏学浅,怕是教不好啊。”
“哎——三弟你不要谦虚,我们七兄弟中,就属你知识渊博、满腹韬略,要说教孩子你再适合不过。况且你不是前几天捡了个孩子么,交给伯母抚养你也肯定不放心吧……不如干脆这样,你就把马店盘掉专职照料两个孩子,我就每月付给你一些钱当作余份的学费。”
“我怎么能收你的钱!二哥你知道我的原则的。”
“我当然知道,不过我这钱可不是白给你的,我是为了让余份早日成材才不得不这么做……”
“三哥你就别推辞了!”刚才接不上话的关信西插嘴道,“我看这个方法可行,二哥你在家照看孩子还能尽尽孝道,至于孩子的学费那是你应得的!喝我的好酒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客气过?”
百业生无言以对。
两人又劝了一会,百业生总算答应了下来,余济世说事不宜迟,要立刻让百业生把孩子带走,百业生推辞不过,只好随着余济世到家里接孩子。
余家住在城东,高墙大院,朱漆大门,非常气派。三人绕过鱼塘,转过假山,穿过走廊才到了后院。
到后院的时候,百业生看到一群女孩在放风筝。
“余份!”余济世朝着那群女孩喊道。
百业生看到最矮的那个女孩子躲到了人群后面。
“余份!出来!”余济世走上前几步看着他的女儿们说“你们让开。”
女孩们闪开了,只剩下那个穿裙子的女孩低头呆在原地。
“余份,你怎么又穿裙子出来了。”
那“女孩”抬起红扑扑的脸用稚嫩的声音道:“我不叫余份,我叫冰儿!”
旁边的女孩子们哈哈笑作一团。
余济世气道:“是谁教你这么说的!”
那小孩转过脸去看他的姐姐们,不过他的姐姐们此时都逃的不见踪影了。
“哎!”余济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回屋里换衣服,然后把脸洗洗!”
“哦!”余份答应了一声进了屋里。
余济世抱歉的解释说:“你看,就是你们看到的这样。”
关信西取笑说“你儿子穿裙子还蛮漂亮的。”
余济世没有理他,叫婢女沏茶然后把他们请到后堂坐了,过了一会才把换成男装的余份拉了进来。
也许是气质使然,余份即使是换了男装,也还是像个女孩,两眼大而明亮,嘴巴小巧,身穿绸制衣服和虎皮靴。
“叫叔叔”余济世指着关信西对余份说。
“叔叔”余份低着头喊了一句。
“抬起头来!”余济世命令。
余份抬起头,细声细气的又喊了一声。
“大声点!”
百业生赶紧拦住余济世说:“好了好了,别难为孩子。”然后对余份说,“余份啊,叔叔今天带你出去玩怎么样啊?”
余份摇头。
“你要是不去,我就不要你了,你妈妈和你姐姐也不要你了!”余济世恐吓道。
余份听了哇一声就哭起来了,怎么也劝不住,此时余份的母亲听见哭声推门进来。

四、未完成
在得知余济世要把余份交给百业生之后,余妻杜氏坚决不依。余济世则斥责她没有教好孩子,夫妻二人争着竟然吵了起来,百业生和关信西好不容易才劝住。
三人一直到夜雾降临才说服余妻杜氏答应把孩子交给百业生,但是余妻杜氏要求随时都能到百业生家看孩子,百业生只好答应,当晚百业生和关信西就在余府住下了。
第二天一早,百业生离开余府赶到马店收拾东西。百业生离开没多久余府没多久,就有个客人来找余济世,此人不是别人,也是约微城七虎之一,排行第七的包大桶。
包大桶进门就喊:“二哥!二哥!”
此时余济世正在账房算账,听出是包大桶的声音,赶紧出来问“大桶你回来了,大哥回来了么?”
“哎!出大事了!平阳城的沃长辽带着三万大军来打约微城了!老大叫我通知你和三哥,他和六哥在城主府上商量对策呢!”
余济世一听大叫不妙:“糟了!百业生去了马店了”
“什么!什么时候去的?赶紧派人去追回来啊!这个时候去肯定迎面碰见沃长辽的三万大军啊!”
余济世赶紧派了个仆人骑快马去追,然后和包大桶一起去城主府商议对策。
百业生到了马店,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盘算着该如何把这两个孩子培养成才,还想着要到凉风坡看看阁妃娘娘和策安将军,顺便拜访一下老朋友高似若。可正当他要出门的时候突然看见东面烟尘飞扬:一支浩浩荡荡的军队正在朝这边赶来。
“是平阳城的军队”百业生心想,“要赶快去约微城报信”,可正当他跨马要走的时候一支箭飞来直中他的后胸,他脚底一滑坠下马来。
此时,城主府里正在进行激烈的争论,主和一派以约微首丞萧怀玉为首,萧怀玉提出这场战役约微城没有获胜希望,不如派使者向沃长辽议和。主战一派以约微七虎的老大,约微城的大将军程碎星为首,程碎星提出既然沃长辽不发战书就直接带兵来攻打,就不可能同意讲和,所以此战在所难免。城主关应天则犹豫不决。
天色渐晚,夜雾降临之后,有探子来报说沃长辽率领的大军已经在望乡门北安营扎寨,城主关应天才命程碎星做好随时迎战的准备,另外命萧怀玉连夜派使者前去沃长辽的大营议和。
余济世此时也才从仆人口中得知百业生被弓箭射死于马下,程碎星、关信西、包大桶听到这个消息也都悲痛万分,誓要手刃沃长辽为百业生报仇。余济世派人去百业生家里报丧,哪知百业生的母亲听到噩耗便昏倒在地,余济世便把百母接到了余府来养病,又雇了个奶妈照顾婴儿。
沃长辽没有会见使者,但也没有攻城,而是驻扎在望乡门北,除了在望乡门设下关卡严格限制行人出入之外不见任何动静。
一个月之后才有人向关应天报告说,大军在望乡门北正在采石建城,而且已经建了一半了。于是关应天又派使者前去交涉,结果这些使者都吃了闭门羹。
凛冬时代末期中兴盐皇的帝王盐武兴曾与约微城有约定,约微城的管辖地带止于望乡门,望乡门以北属于盐皇领土,所以沃长辽所建的城池虽然离约微城不过数里,但是仍然也属于盐皇领土。
又过了一个月,探子来报说新城已经建完,沃长辽只在城内留下了三千驻军,其余的都被带回了平阳城,约微城上下这才松了一口气。
百业生的母亲坚信儿子没有死,她熬了三个月盼望着儿子归来,可最终还是熬不住与世长辞了。百业生的母亲死后,杜氏不同意让百味先继续住在余府,正巧杜氏的堂哥杜秋风成亲多年没有孩子,于是提出把百味先送给杜秋风做养子,余济世同意了。
杜秋风已经有四十多岁,是个卖鞋袜的生意人,住在约微城北,家境还算不错,得了百味先这个儿子后欢喜的不得了,百味先也很聪明伶俐,从五岁起就可以招呼客人甚至是帮忙算账了。
百味先八岁那年,杜秋风夫妇已经年近五十,可竟然生了个女儿,杜秋风非常高兴于是在女儿满月的时候办了一场喜宴,邀请了好多亲戚朋友来参加,余济世夫妇也在被邀之列。
喜宴上,余济世发现了一个八岁小童,安排客人落座,清点人数,甚至很多繁杂用度都要经他之手。余济世得知这个孩子就是百味先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再联想起自己的儿子如今还整天跟女孩子们玩在一起不免伤感万分。
喜宴之后,余济世找到杜秋风表示想聘请百味先到自己的店里帮忙却被杜秋风回绝了,杜秋风表示他们的鞋袜店已经离不开百味先了。
余济世是约微城最著名的富商,他挖角不成的消息很快就在约微城的商户中传遍了,百味先这个神童也成为街头巷尾的话题。
百味先的名声越响,视杜秋风为竞争对手的人就越多。很快,杜秋风的鞋袜店开始碰见了比较严重的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断货,杜秋风鞋袜店原本是从中间商那里采购,可是有人出高价向他的主要中间商购买鞋袜。百味先跳过中间商,通过组织了一批人专门负责到处走街串巷的收购鞋袜解决了这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有人诋毁他们的声誉,百味先设计抓住了其中的一个,送交官府,挽回了声誉。
这两样举措更是让百味先名声大振,可是百味先却劝杜秋风盘掉这间鞋袜铺子,他说:“现在整个约微城都听说了我的事情,但是至少有一半人会对这种说法表示怀疑,我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在这些好奇的试探面前滴水不漏,况且其中还有很多人恨不得要打败我,扳倒我。”
杜秋风听了这话大为惊异,不过他还是不舍的这间铺子,所以没听他的话。果然没多久铺子里进了一批次货,杜秋风一次赔了很多钱,才后悔没有听百味先的话,最后忍痛把铺子转让给了别人还债。

五、原来你什么都不想要
百味先的妹妹叫杜嘤咛,自从杜秋风把鞋袜铺盘掉之后,照顾妹妹的重担都落在了百味先的头上,转眼六年过去了,从不知所措的抱着哇哇哭的小女孩到教妹妹识字算账,百味先已经是个十四岁的小伙子了。
“哥!今天带我去幽静山放风筝去吧!”嘤咛拽着百味先的手撒娇的说。
“你自己不会去啊,喏,风筝在那呢。”百味先左手拿着关信西借他的《盐皇通史》,右手从嘤咛手里抽开,指指柜子上面的风筝。
“爸妈不让我一个人出去,你又不是不知道……走嘛,带我去嘛……”嘤咛又抓住他的手摇了起来。
“好了,我看完这一段就带你去。”
半个时辰过去了……
“哥!你还没看完啊?”
“马上就看完……”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了……
“哥!你还去不去啦!”
“去……”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了,百味先才无奈的拿着风筝被嘤咛推出门,一边抱怨说:“放风筝就在这里放就行了嘛,非要到幽静山去放……”
“我不管,你答应我的!”
“我也没说不去,不过快吃饭了……要不咱们吃完饭再去?”
“去买兔肉串吃吧?”嘤咛咽了咽口水。
“没钱了……”
“你有!别想骗我,我早晨翻你衣服口袋的时候看到了!”
“你翻我衣服口袋干嘛……好好,别掐我手……给你买吃兔肉串行了吧,吃完就去幽静山……”
于是他们先到了南门的烤肉摊前买了点写烤饼吃了些兔肉串才出了西门,在西门外的幽静山脚下碰到一个自称登山人的壮汉。
壮汉问了他们兄妹俩一些关于幽静山的问题,嘤咛年幼自然不知,只知道幽静山上有个听音峰。
百味先则向这位登山人讲了约微的故事,以及幽静山和听音峰这两个名字的来历,还边走便介绍沿路的景点,那登山人听的啧啧称奇。到达山顶的听音峰后,百味先教他如何在听音石后静静聆听那种奇异的声音,登山人听罢更是击节赞叹。
顺利的把风筝放上天之后,百味先把风筝线绑在一根香草茎上,然后拉着嘤咛跟这位登山人聊了起来。
原来这位登山人叫做柳如风,惊雾城人,喜欢游览名山大川,他向百味先讲述了屏壁山脉的酒泉城、猫儿山附近的姑娘、永夜森林中巨大的白熊、巨石谷里的珍贵宝石,故事还没有讲完,拴着风筝的香草茎却断掉了,风筝顺着风朝东北方向飘去。
嘤咛见风筝跑了就着急的要去追,百味先赶紧拉住她叫她别追,嘤咛不依,百味先只好去采了一张蒲叶,又找了些干树枝,抽了一根细藤做了个简易风筝给她玩。
柳如风看到百味先的就地取材,只花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做成了一个风筝,虽然这个简易风筝只能放几尺来高,但也仍不免惊讶万分。
百味先做完风筝之后想让柳如风继续讲他的故事,柳如风却不讲了,而是问:“你能做个这样的风筝送给我么?”
“哦,你也想要一个?这个容易”百味先爽快的回答,说着就从那些下脚料里挑出些能用的出来,只一小会,就做了一个精致的稍小一号的风筝。
“真漂亮”柳如风坐在地上细细的把玩着道“百味先,你学过功夫么?”
百味先摇摇头。
“想学么?”
百味先想了一会回答说“不知道”
“如果你肯学功夫,将来一定能前途无量,你不想被万人敬仰么?”
百味先想到了六年前鞋袜店的事情,于是回答说:“不想”
“真不想?”
“真不想。”
“如果你不想学功夫,那你想学什么?”
“讲故事。”
柳如风听完哈哈大笑“那也要有故事可讲才行,只有见多识广才会有故事可讲,若不是凭着一身功夫,我早就喂了虎狼之类的猛兽了,又怎么跟你讲故事?”
百味先沉默不语。
“你要是跟我学了功夫,我虽然不能保证你有能力可以游遍世界,但我相信你的见识不会在我之下。”
“真的么?”百味先盯着柳如风的眼睛认真的问。
柳如风看到百味先的眼神有些惊讶,于是严肃的点点头。
“那我跟你学功夫”百味先收回眼睛,站起身,然后后退了两步跪倒在地,磕了三个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师傅了。”
柳如风仍旧坐在原地,抚掌大笑。
百味先等柳如风笑完才站起身问:“师傅,你想先教我什么呢?”
“我先教你吐纳吧”柳如风起身长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收了气道,“就是这样,看懂了么?”
“看懂了。”
“好!孺子可教,吐纳至少需要练习四年才能有所小成,今天的天已经不早了,我该下山了。”柳如风说完便下了山。
百味先远远问道:“师傅,我明天怎么找你?”
但柳如风的身影已经消失到石头下面,只远远传来他的声音:“我们有缘再见吧,你可一定要勤加练习……”
百味先愣在原地。
当晚,百味先把拜师的事情告诉了杜秋风夫妇,说是想出门游历,顺便去寻找师傅的踪迹。杜秋风听了非常生气,责怪百味先没有征求自己的意见就拜师学艺,在看了百味先学的吐纳招式之后说这个柳如风不过是个江湖骗子,吐纳虽然重要,但并不适合单独练习。
百味先后来又向其父母说了几次,可是不管他怎么恳求,杜秋风夫妇就是不同意其外出游历,于是只好不再提起出门的事情,只是每天偷偷的练习柳如风教的吐纳方法。
吐纳看似容易,但也是门学问,坚持练习了三个月之后,百味先才感觉到练习吐纳所带来的效果,主要表现在气息平稳,声音洪亮,做体力活的时候不容易疲劳,因为感觉到了效果,所以练习起来就更加勤奋了。
杜秋风好多次都看到百味先偷偷练习吐纳,但也都装作不管。可是有一次百味先练功的时候不知怎么就把杜嘤咛惹哭了,这一幕恰好被杜秋风看见,于是火气就上来了,还动手打了百味先。
百味先被打后觉得非常委屈,又非常向往外面的世界,于是留了一封家书说养育之恩来日再报,然后趁夜独自出了家门。
avatar
皮鞋
lord of Ice Cubes
lord of Ice Cubes

帖子数 : 560
积分 : 862
威望 : 24
注册日期 : 10-04-12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别说晚安(长篇连载)

帖子 由 皮鞋 于 周三 八月 04, 2010 12:44 am

下集预告:百味先出师不利,差点在平阳城丢掉性命
avatar
皮鞋
lord of Ice Cubes
lord of Ice Cubes

帖子数 : 560
积分 : 862
威望 : 24
注册日期 : 10-04-12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别说晚安(长篇连载)

帖子 由 晴空 于 周六 九月 04, 2010 12:53 am

又一个坑,虽然不喜欢lz文风,但是也是期待帖子数变多的...
avatar
晴空
精灵长老
精灵长老

帖子数 : 537
积分 : 874
威望 : 17
注册日期 : 10-01-17
年龄 : 28
地点 : 山东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皇冠南区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别说晚安(长篇连载)

帖子 由 魍魉 于 周六 九月 25, 2010 9:48 pm

平阳城OoO,那不是我老家吗
avatar
魍魉
骑士
骑士

帖子数 : 103
积分 : 135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9-13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别说晚安(长篇连载)

帖子 由 晴空 于 周六 九月 25, 2010 9:49 pm

于是我立即百度了一下,空无一物。
avatar
晴空
精灵长老
精灵长老

帖子数 : 537
积分 : 874
威望 : 17
注册日期 : 10-01-17
年龄 : 28
地点 : 山东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皇冠南区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