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5页/共6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步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皮鞋 于 周一 二月 07, 2011 8:35 am

我顶
avatar
皮鞋
lord of Ice Cubes
lord of Ice Cubes

帖子数 : 560
积分 : 862
威望 : 24
注册日期 : 10-04-12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魍魉 于 周一 二月 07, 2011 11:40 am

……这帖总让我有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惶恐……
avatar
魍魉
骑士
骑士

帖子数 : 103
积分 : 135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9-13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晴空 于 周一 二月 07, 2011 3:44 pm

Just let it be ……


最后一个pov了,祝贺一下自己\m/开始这个的时候我纠结了很久……死人,这太狗血太变态了,而且某人还不怎么同意灵魂的存在。但我还是写了,没啥原因,只是我对这种玩意有特殊爱,哦不,喜好。

虫鸣声唤醒了他。当他睁开眼睛时,他看见的是一片黑色。
接着,他听见了雨在下,雨滴落在脚边,有点凉。他试着活动四肢,它们异样地轻。他活动了一下肺,想呼吸潮湿新鲜的空气,然而肺没有动,只是鼻子闻到了一股腐臭。
臭味似乎来自他自己所在的方位。他坐起来,嗅了嗅,这次嗅到的臭味来自身后。翻身往后看,然而绝对的黑暗里他什么也看不见。黑暗中的他摸黑向前爬动。
最终他从黑暗中爬了出来,回头发现刚才他的待的地方竟然是坟墓。而且他的身体竟然能穿过它,但无法全部进入地下。转回头,脑子一热。闭眼镇定了一下自己,他再次回头看了看刚才待的地方,月光下他看见了一座墓碑:

玛塔三角洲 东流城郊的勋
年轻的他莫名其妙地在家中睡着了,还没来得及留下墓志铭。
生于沃地五纪47年 3月某日
卒于沃地六纪9年 5月某日
共在世27年2月 左右

雨丝穿透他的身子,于是他想起来了,也弄明白了。
他不再是个人了。他知道了自己是个鬼魂,
鬼魂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脏在跳动,在不经意中也不会呼吸。鬼魂能听,能看,能闻,而且能思考,而且仅此而已。原来是他自己的身体在那里腐烂发臭。
我竟然死了,也不知道怎么死了,反正我死了——然而我还活着。生命已经结束,生活还在继续。
雨丝穿透他的身体,虽没有触感,但还是带着丝丝的清凉,使燥热的大脑平静下来——虽然它本身正在身后的坟墓里化为尘土。此时的勋可以说是悲喜交集,因死亡而悲,因重新醒来而喜。他试图回忆发生在那具尸体上的事情,然而那似乎很遥远,只能望见大概的轮廓。
他听见海浪声,水在拍打岩石,其中夹杂着……他听见有人在唱歌——不,是鬼魂在唱歌,人的声音无法产生这种回音,这种敲钟一般的回音。
勋想要和同类交谈学习。他走向声音的来源,那里离坟墓不近,他虽然比活着时轻盈灵活地多,但仍然走了不短的时间。
唱歌的鬼魂是位男士,他把脸藏在了兜帽里——勋这时意识到自己没有穿着衣——高大的身躯有一半淹没在海水中。他的歌声很响亮,但低,如同军歌一般铿锵有力——没那么铿锵,但更有力。
“纠缠在患乱中,憎恶的种子渗入了土地。碎裂的月光下,腐恶的水声响为恨怨的叹息。穿过浓雾,越过水平线有人来到过的此地,风不安地吹拂的此地,我们不得不离开了它。
我的内心深处曾藏有着一个愿望。请把我领到那天秘密中的岛。水声带来了回忆,使我记起存活在广远的岁月中遭受耻辱的我。即使天空也背叛含泪的鬼魂,沾染着思念的眼泪最终成为了血海。
我将顺着波涛的腥味,在那座美丽的岛重生,开放为憎恶的花朵。被诅咒的海水拍打,鲜红的花瓣散发万发愤怒。我定将顺着波涛的腥味,在那座美丽的岛重生,开放为憎恶的花朵。被诅咒的海水将拍打我,鲜红的花瓣定会散发万发愤怒。”
唱罢,男士把头转向了勋。凶狠可憎的面目把他吓的不轻。
“我在大海的腥味中闻到了乳臭味。”他的嘴唇一动也没有动,“又是一个杀人者死了,还是带有怨念的死人,还是披着死人皮的活人?”
勋不知要回答什么,随便咕哝了两声。
“一个有怨念的杀人者,”男士揪了揪自己的衣领,“你从哪里来?”——勋没有回答——“——你也没什么怕的了,说说又没什么损失。”
勋抓了抓头。“事实上我不记得了。”
男士似乎很震惊。“你醒来多久了?我醒来自己四百年了也能记得我来自哪里……”然后他滔滔不绝地说下去,或者说唱起来:

奇异的声音在海岩上敲出回音
不祥的海风也吼开了我的眼皮
没有灯塔和月光的海上
天空繁星也隐去了踪影
我再次醒来在这个世界里
望着熟悉的一切
我的尸体已经被海浪冲散
在冰冷的海岩上
记忆空空如也
只能看见模糊的轮廓
那是我正在寻找的
那是我已经寻到的
生命的回忆

俩鬼魂在吵嚷的海风和波涛声中沉默了很久,直到勋首先搭话。
“您曾经是位诗人吗?”他问。
男士听了没有显出高兴的样子,他大喊:“穿过浓雾,越过水平线有人来到过的此地,风不安地吹拂的此地,我们不得不离开了它。”
勋哪知道男士唱的歌里到底带有着什么暗意,只得赶紧接口说:“但您唱的诗不输其他诗人啊!”
“是吗?”男士听到勋的一句胡话后显得十分高兴,但很快转为了狐疑,他瞳孔朝向天空似乎在琢磨什么。
“是的。”勋努力装出淡定的样子,心底下则在作呕。
“胡吹你的去吧,虽然说我醒来后在佩塔的图书馆藏了几年,以我这个……身份是不可能达到和那些人……的水平,”男士皱了皱眉头,“我最厌恶的,一是阿谀奉承,二是背叛,三是浪费时间,四是如懦夫一般说不出话的人——和鬼魂。你不可能记不起你醒来之处,现在,若不想成为懦夫,说话。”
勋感到有些冤枉。他不是装作不知道,而是误解了男士的问题,他以为男士在问他活着时的故乡。“不远处的坟墓。”他的回答十分简洁。
“你是谁?”勋抢先一步问。
“一个没名的笨蛋,”男士回答,
“那算回答么?”勋不满地回话,
“我真的是个没名的笨蛋,”男士眼望远处,“我杀了太多人,灵魂它上百年无法自由,”
“我积怨过多,我不会消散。直到复仇!”他吼出来,似乎把大海吓住了,海水小心翼翼地退了回去。接着他又愤怒地吼了起来。
“我将顺着波涛的腥味,在那座美丽的岛重生,开放为憎恶的花朵。被诅咒的海水拍打,鲜红的花瓣散发……”
勋呆呆地在旁看着,不知该怎么做。“没名的笨蛋”在唱了一节后停了下来,面向他喊:
“小子,你可以走开了,去自己玩去。别忘了大海,你将永远听到它的声音,把恨流走,再把恨冲回来,那痛苦的声音……——对了,你最好买个衣服。”
说罢,他转回头,又开始歌唱:
“我将顺着波涛的腥味,在那座美丽的岛重生,开放为憎恶的花朵。被诅咒的海水拍打,鲜红的花瓣散发……”
avatar
晴空
精灵长老
精灵长老

帖子数 : 537
积分 : 874
威望 : 17
注册日期 : 10-01-17
年龄 : 28
地点 : 山东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皇冠南区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魍魉 于 周一 二月 07, 2011 4:43 pm

爱鬼魂 爱尸体

"最后一个POV"??
avatar
魍魉
骑士
骑士

帖子数 : 103
积分 : 135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9-13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斗篷 于 周一 二月 07, 2011 7:48 pm

就这样结束了,看到那四恨,莫非那男鬼魂就是晴空大?
avatar
斗篷
正规军
正规军

帖子数 : 41
积分 : 45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1-02-01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晴空 于 周一 二月 07, 2011 7:51 pm


那不是传说中的魔法始祖么
avatar
晴空
精灵长老
精灵长老

帖子数 : 537
积分 : 874
威望 : 17
注册日期 : 10-01-17
年龄 : 28
地点 : 山东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皇冠南区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斗篷 于 周一 二月 07, 2011 7:53 pm

呃。。。
avatar
斗篷
正规军
正规军

帖子数 : 41
积分 : 45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1-02-01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晴空 于 周一 二月 07, 2011 7:57 pm

魍魉 写道::

"最后一个POV"??

就是说角色就限定在这几个人身上了(可理解为 再不找基友了)
avatar
晴空
精灵长老
精灵长老

帖子数 : 537
积分 : 874
威望 : 17
注册日期 : 10-01-17
年龄 : 28
地点 : 山东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皇冠南区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魍魉 于 周一 二月 07, 2011 8:11 pm

XD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基叫……

avatar
魍魉
骑士
骑士

帖子数 : 103
积分 : 135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9-13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皮鞋 于 周一 二月 07, 2011 11:17 pm

春眠不觉晓,我是来看看有没有更新的……
avatar
皮鞋
lord of Ice Cubes
lord of Ice Cubes

帖子数 : 560
积分 : 862
威望 : 24
注册日期 : 10-04-12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魍魉 于 周一 二月 07, 2011 11:49 pm

今天更过了~明天嘛。。
avatar
魍魉
骑士
骑士

帖子数 : 103
积分 : 135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9-13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晴空 于 周二 二月 08, 2011 8:36 pm


衣服?买?
勋耸了耸肩膀,他看了看如同疯子一般歌唱的男士,男士激动地爬到了波浪冲击的岩石上,他站在光滑的巨岩上,望天狂吼,吼的撕心裂肺,吼到嗓子破音。然而他再怎么不顾一切地喊也不会有什么用处——就如他自己说的,回退的冰冷海水只会把恨和无奈卷走,——然后滋生为成百倍,被天空抛弃的鬼魂将在海水的侵袭下更加苦恼。或许吧,也许他真的会到达那里,化为鲜红的花朵,把憎恶和愤怒绽放。
勋漫无目的地顺着道路向前走,也不管这条路通向何方。衣服什么的暂时不成什么问题,这鬼魂之身已不再有任何恐惧——虽然本能还是会控制他的一举一动。雨开始下大了,不同于原来的丝丝细雨,豆大的雨珠掉下来,而且,它们没有穿透他的身子,而是沾湿了他。这变化使他心里发怵——就在几分钟前,雨还在透过自己的身子落在地上,现在的自己却被雨淋湿了。他转动自己的眼球,观察自己,刚才显得轻飘飘又冰凉无力的半透明灰色形体,被普通的,看似有血有肉的形体取代了。他禁不住晃晃自己的脑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我正在复活?
使劲吸了一下鼻子,潮湿而新鲜的空气涌入了他的鼻腔,那又空虚又憋闷的感觉不复存在。他的肺被他极力的吸气打开了,令他感到无比的舒畅。然后他停下来,闭上眼睛,集中精力,等待证明生命回来的最后一个标志,就是心脏再次跳动,为了找回那无比熟悉的,有血有肉的人活力,他聆听并试图感受。
他似乎听见了……“嘣,嘣……”它似乎在从正前方靠近自己,一步又一步。
声音越来越大,“嘣滋,嘣滋……”,节奏感十足,每响一次。勋的“腿”就激动地 震一下。那是他在抑制自己因高兴而跳起来,为了聆听并享受这具有无限活力的跳动声他不得不这么做。他高兴的要命……声音开始变小了。
声音在某一时刻过后变得越来越小,而且似乎在向着背后方向远离自己,它越来越远,越来越微弱……
最后,只剩下雨点声洗刷他受到小小创伤的心。
他失望——甚至绝望——地睁开眼,沉默不语几秒,便歇斯底里地狂吼起来,同时把身子转向背后方向。有个人(还是鬼魂),他身上发着幽幽的白光,戴着草帽,穿着破旧的衣服——这装扮给了勋一种熟悉感——鞋子在黏而脏的泥土中隐去了自己的身形,那人慌张地四处望,似乎被什么东西吓住了——或许是勋的叫声,但那么他应该不会做出这种听到断断续续后才做出的举动。他应该是没有看见勋,眼没有固定的焦点。勋恨不得冲上去给那人的脸一个火辣辣的巴掌,他把手举了起来。
不过他没有继续行动。那人望了望,便回头,俯下身子加快脚步快走,在动作中看得出他十分疲惫。他消失在了雨幕中,鞋底陷入泥土的声音还在猖狂,“嘣唧,嘣唧……”,它如同制造它的鞋底一般,狠狠压进勋充满失望的脑海里,又粗暴地拔出,把勋的脑子搅成一锅粥。
白欢喜了一场。他想。他还是死的。也许所有的鬼魂都不会让雨穿透自己那曾遭受痛苦的身躯,都能让肺鼓起来展现自己的高大。
不过空气还是在肺里不断做着循环,雨点还是在打湿他的头发。勋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其实什么都不怕的感觉蛮好。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再次获得生命,也许是因为他习惯于生命吧,毕竟他活了二十多年……而且他自己觉得是不止二十多年。应该更长……他什么也不记得了,父母,家,爱人,都无法在记忆中寻到。
海浪声果然如男士所说,仍然在他的耳旁喧嚣,即使他感觉此时他已经离海很远了,还是如此。
他抬头挺胸。即使死了,也要以鬼魂之身留下传说,例如无名的巫术始祖(他竟然记得这个传说!),他留下了差点把佩塔和佩塔的宫殿毁灭的传说,他把宫殿的人恐吓并——天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加以控制,把宫里的一座建筑物烧成了灰,把持刀的宫女送进了佩塔的寝所,可惜还是失败了。从此销声匿迹。
他对自己记起了这个传说感到不可理解,对其绞尽脑汁去思考,于是就这么走进了路旁的一座小村庄。

(今天懒得再写了,此章未完)
avatar
晴空
精灵长老
精灵长老

帖子数 : 537
积分 : 874
威望 : 17
注册日期 : 10-01-17
年龄 : 28
地点 : 山东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皇冠南区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皮鞋 于 周二 二月 08, 2011 10:11 pm

辛苦了……
avatar
皮鞋
lord of Ice Cubes
lord of Ice Cubes

帖子数 : 560
积分 : 862
威望 : 24
注册日期 : 10-04-12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晴空 于 周三 二月 09, 2011 6:20 pm

接上文,本节完


迎接他的是一群脏兮兮的狗,它们身上就跟刚才那人一般带着幽幽的白光,使他有点晕眩。而且这些家伙似乎能看见他,在那竖着毛狂吠不止。有那么一两只冲上来想咬他,他慌忙躲避。不过这是多余的,狗的牙齿直接穿透了他,也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大损失(小损失是他被“咬”的地方有点发烫)。这间接地表明了勋“并非活着,但生活着。”。
他恐吓了两下,赶忙溜走,心中疑惑。既然“瞎了眼”的狗都能
狄斯看到他,那凡人是不是也能看见他?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他虽然失去了记忆,但常识之类的还没有忘记。佐亚伦的人都知道这片大陆上的鬼魂是能被狗看到的,人则无法。他们有句话:“狗能驱鬼,鬼能驱人,人能驱狗。”勋不是很喜欢这句话的第一部分。
他在着这小小的村庄转了一圈,除了一些发黑的破房子外,就只有那么两家固定的商店了。“老农物品交换”和“神奇的旅途”。前者似乎是为活人做一系列调和之类的事情的,后者则是个很杂的店子,客栈、卖酒、布料、金属制品、衣物,等等都有。勋试图穿墙进去偷件衣服(带着鬼魂也许能穿活人衣服的天真想法),不料一头撞上了石墙,弄了个头昏眼花。
而几个小时前他还从墓里爬出来,丝毫不受影响。
谁说鬼魂没什么怕的,就连神,也会有害怕疼痛。就这么自言自语着,他大摇大摆走进了店子里,这店主的身子也发着光。勋探查了两下,通过门缝走进了衣物仓库,他发现自己推不动那扇门。这里的衣服看起来都很有金属质感,扫视了一下,他很快就挑出了一件不错的衣服,可当他走上前抽出相中的衣服时,他发现以自己的力量抓不起它,使出全身力气,也只能让衣服稍稍摇摆一下。他沮丧地向后跳开。猛烈的碰撞声在他身后响起,把他吓了一跳,门被摔上了。他转过头本想骂一句,随即止住了。他的认识到自己得在这弥漫着霉臭的房间呆一夜,一想脑袋就晕眩。还没来地及回头,他就感觉到有个东西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缓缓转过头,他看见了一位正常的白须老头。所谓正常,就是身上不发光。
“你这个可恶的,肮脏的,乳臭未干的小鬼!你是谁,来自哪?”。
勋怔了一下,笑出声来。“我,有必要回答,吗?”,说着他看了看老头手中那抵在他脖子上的奇特物品。那玩意是个铁杖,抵在脖子上的一头像三尖枪,把手部分则是木头。
老头也怔了一下,瞥瞥手中的所谓武器后大笑。掩盖了勋的笑声。
“我是个资深的鬼,而你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杀人者。看好听好感受好,这玩意放出的雷,就是所谓的电。”
avatar
晴空
精灵长老
精灵长老

帖子数 : 537
积分 : 874
威望 : 17
注册日期 : 10-01-17
年龄 : 28
地点 : 山东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皇冠南区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晴空 于 周四 二月 10, 2011 5:41 pm

今天仍然未完






我们乳臭未干的小鬼,勋,他遭受了一次十分令人痛苦的折磨,就跟可怜的狗被小孩子挠一般。然后可恶的老头发话了。
“这玩意呢,是个特别好的东西。少使点劲,就可以用作大麻之类的好药。我们用它来满足因无法吃而产生的空虚感。”老头似乎很高兴,勋则蜷缩在角落边发抖,“现在,您应该能够回答我那两个出于礼貌而提出的问题了,不是吗?”
勋连忙点头。
“我是个诞生不到一天的鬼,叫勋,没有姓,至少墓碑上没有。我来自海边的一座无名小坟,那里貌似是个坟场。”
“就是如此,就是如此!”老头挥舞着自己的武器说,“这样痛快多好,也不用吃刚才那见鬼的苦,”——手一松把武器甩飞——“没事。我叫店老爷子,就这名字,因为我原来的大名被我忘掉了。我就来自这里。”
“他们把你埋在了这里!?”
“不,不,不,当然不是。”店老爷子又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也许是哪个混账笨蛋什么也不懂却想做老大的无知的神经病告诉你的所谓答案,我们问别的人‘来自何处’意味着你的家在哪里,不是你是在哪被活人送走的——的意思。我本被放在山里喂鹰——这是我们村我们族的习俗,虽然他们禁止所谓的‘弃尸’。当时我的家就是一块很小的地,于是我的子孙给我祭东西,例如牛肉,我的地盘,也就是家,就慢慢移动到了这里。说来好笑,我认识一个鬼被唤到了都市的厕所里。”他说这么些话却一口气没喘。
勋一头雾水。
“听懂了没有?”
“家?”
老头瞪了一下他,挥挥手,房子里的门窗开始疯狂的一开一关,胡乱移动,发出巨大刺耳的响声。这个店的店主听到了这些噪音便奔来惊恐地探看闹鬼的屋子。店老爷子白白眼,跟勋说长篇大论:“所谓家就是你的地盘啦,这么说似乎很有趣。在你所谓的家里你可以穿透实存之物。例如墙壁等等,所以我们说迷宫鬼魂神秘莫测;你也同时可以控制那里的实存之物,这有个限度,怎么个限度还不明,对,有些活物就不能。”店老爷子吃吃傻笑了一会,“所以说厕所鬼力量无穷。”——他把门窗叫停——“打住!别忘了你的家可是依存在实存建筑或特殊地点上的,你最好别滥用第二个权力,要不有些人会离开这里,这是最佳情况。”
店主人小心翼翼地走进来。
“不狂吼的话他们不会听见的,”店老爷子避开店主人,“我接着说,而且有些人则会毁掉这里,更恨的带祭司来,你应该知道有些祭司的工作,最狠的一把火烧掉这里,你逃不出就会熔化成液体鬼魂——我们就算触点小火,触火的地方就会熔化,永远不消散,直到不灭之火把你烧掉。我们鬼魂最怕的就是活物——包括活人——和火焰。他们都能把你烫的要命。”
店主人穿过勋的身子,勋瞪大眼吞了吞口水。
“嗯,好……你干啥阻止我……”勋瞥了瞥落在地上的武器它似乎离店老爷子很近。
“我,我哪阻止你了!而且,我不阻止你也干不来。你最多能翻翻书上的薄薄的纸,这纸对你——好吧,我们大家——来说都重的要命。”店老爷子呆了一下,勋则下好决心,等待接受店老爷子长篇大论的洗礼,“我确实是提醒了你一下,我承认。(……)”
avatar
晴空
精灵长老
精灵长老

帖子数 : 537
积分 : 874
威望 : 17
注册日期 : 10-01-17
年龄 : 28
地点 : 山东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皇冠南区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皮鞋 于 周四 二月 10, 2011 7:46 pm

晴空更这么快,还给不给机会……
avatar
皮鞋
lord of Ice Cubes
lord of Ice Cubes

帖子数 : 560
积分 : 862
威望 : 24
注册日期 : 10-04-12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晴空 于 周四 二月 10, 2011 8:50 pm

Walk to your own song……
avatar
晴空
精灵长老
精灵长老

帖子数 : 537
积分 : 874
威望 : 17
注册日期 : 10-01-17
年龄 : 28
地点 : 山东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皇冠南区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绝世真神 于 周四 二月 10, 2011 9:36 pm

从飘散的记忆中转过神来,伊桀感到一丝的疲倦,不是在剧烈运动之后身体的疲惫,也不是焦躁过后的心灵憔悴,是一种在灵魂之上,在生命之上的疲惫。
“莲。”
“哦!”
“接着!”伊桀再披风里抽出那把匕首,跟了他5年的路,附着着灵魂的沉重,仿佛积世的迷茫寄宿其上。
“嗨!”匕首映着火光轻轻的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伊莲仓促的去接,却没有接住,匕首清脆的落在地上,翻滚。没等伊莲做出判断“还记得它吗,莲?”
“... ...”女孩一动不动,没有上前捡起匕首。
谁的心灵被利物刺穿...
“嘻,你不会真的忘了吧?”伊桀摆出一副不屑的笑容。
“... ...”女孩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一动不动的。
妄图的快感没有如期而至....
“这把匕首...当初是多么美妙的刺穿我的腹部。”
“... ...”女孩还在沉默
无法忍受痛楚,无法制止的血流...
“现在,这把匕首是该完成它使命的时候啦!”伊桀野兽一样狰狞的嘶嚎。
除了充满嘈杂的回音和火光映红的墙壁,两个人的山洞里,在没有别的声音。
心以撕裂...
“你痛恨人类对吧?”
“你的家人,都倒在了人类的剑下。”
碎裂...
“以荣誉的名义践踏你们的村庄。”
女孩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亮光。
“我也是人类,杀了我”
“我,也是人类!”
痛楚中的快感只有疯狂。
“我窃居你父亲的位子,以虚假的爱来关心你。”
“假的,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火光中的伊桀颤抖,火光中的恶魔在狂舞。
“我不是你的父亲,当初不是,现在也不是。”
“你只是我的一个工具,一个我的工具,结束这一切的工具。”
灵魂在抽搐...
“呵呵...嘿嘿..哈哈哈”
“杀了我,想当初一样,只需一刀”
“一刀之后,束缚你身上的桎梏将打开”
“你将拥有你独立的生命”
大脑一方面在质疑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嘴却早已失去了控制。伊桀臆断这是最后的解脱,最终的快乐,但内心依旧是痛苦。冗长的绝望更深一步的侵蚀着自己的内心。
时间在凝固,沉痛阵列在火光中。梦早已撕裂,灵魂不知何处。空虚与痛楚,仿佛丧失一切,命运之神不曾眷顾自己,绝望的目光注目命运的离去,伸出去的手,接触到的除了黑暗还是黑暗,连阳光都嫌弃这里,吝啬着自己神圣的光辉。
内心的黑暗,世界的真实,不是隐匿在光明中的,而是赤裸裸的划破光明。伊桀的内心,伊桀的灵魂不知道什么在搅动,不知道什么在翻滚,搅动连阳光避让的黑暗,搅动被光明唾弃的内心。
“伊莲....”伊桀最后大喊了一声,就重新瘫坐在地,自己累了,无论是精神,无论是肉体,无论是灵魂,无论是生命,我累了...
“.... ...”
“... ...”
两个人开始在火光中沉默,悦动的火焰摇曳中两个人的脸,四目相对
无言,无言,无言....

伊莲轻轻的起来,捡起匕首,一步一步的向伊桀走来,神情坚毅,内心早有决断

“决绝的时刻到了呢”伊桀的心突然有一丝轻松。
伊莲的眼里泛起光芒,术式发动...不对,那不是施术瞳阵,而是泪光。
伊莲紧紧抱住伊桀,伊桀很想挣脱,但却没有挣脱,此刻内心有什么在涌动
“伊桀,教我玄术,从人贩子手中就我出来,带给我欢乐”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伊莲的一切都是你赋予的”
“我不会杀你,不是不忍心,而是---”
“你是伊莲唯一的亲人”
“爸爸!”
是什么从双眼中流出,不知道。
只知道在艮久的黑暗中,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光明是那么的震撼内心,虽然刺眼,本能的抗拒,但又是那么渴望,那么想要去追随。
“伊莲,我的女儿。”
父女俩的身影,静静地在墙壁上摇曳。
avatar
绝世真神
荣誉作者
荣誉作者

帖子数 : 14
积分 : 18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9-04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皮鞋 于 周五 二月 11, 2011 10:16 pm

(荒原上的猫)第三章:三胞胎
不得不承认我那天是有些心急。在谷茗走后,我不止一次的爬上塔顶去看她有没有出现。可直到夜雾渐渐浓了起来,谷茗和她的三个孩子们还是没有出现。
直到太阳变成了夜晚的颜色,直到我已经看不清远处。南方的天空上,被夜雾遮住的太阳散发出金色的光辉,金色晚阳的红色光晕把南方的夜空渲染成一片橘红。
也许她临时改变主意决定不走了?也许她觉得我不值得信任?也许她碰见了什么意外?也许孩子们不愿意离开母亲?我坐在火炉旁边,捻着一株积香草胡思乱想。积香草柔韧而细长,三片叶子自然分开让我想到谷茗额前的那几丝秀发。
在不同的世界里,我曾经拥有过许多不同肤色不同面貌不同体型的女人,但没有一个女人能如此牵动我的欲望……也许我能把她留下?至少我已经决定要留下她一晚。
门终于发出了苦等良久的咚咚声,我把积香草重新夹到了日记本里去开门。
来的果然是谷茗,随她而来的是她的三个女儿。
令人意外的是,谷茗换上了一件非常漂亮的浅灰色雪鹰绒衣服,这可是贵族才有的东西。只是衣服稍显单薄,脸和手都冻得通红。三个孩子们裹着我的衣服躲在她们母亲的旁边。
“你很漂亮”我把关好之后说。
“谢谢你的夸奖”说着她把孩子们头上的衣服拿了起来,递到我手里说:“谢谢你的衣服”
我闻到衣服上散发出淡淡的女人特有的香味。
“坐下来喝杯酒暖暖身子吧”我指着桌边的凳子说。
谷茗于是携着三个孩子坐了下来。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她的孩子们。她们大约五六岁的年纪,都有着与她们母亲一样的暗红色眼睛,只是头发颜色不同,一个栗色头发,一个红色头发,一个灰白色的头发。不过她们的衣服远不如她们母亲的漂亮,破旧而且宽大的毛皮上打着补丁,脚上穿的鞋子还露着脚趾,小脸全都冻得通红。
我看了心疼,赶紧找了些衣服教她们去浴室洗澡。
“三胞胎?”我问。
她点了点头,“栗色头发的叫霜雅,红色头发的叫风婷,灰白色头发的叫雪颂”
“她们姓什么?”我问。
“她们随我姓婉”
“很漂亮”我说,“长的很像你。”
等孩子们洗好之后,我们才开始吃东西,我频频向谷茗敬酒,她也毫不推辞,与我交杯换盏。
酒足饭饱之后,我便把三个孩子安顿好了,扶谷茗到大床上去睡,她身子又软又烫,我便帮她除了上衣。
身体很软,乳房浑圆。也许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她粉红的乳尖挺立,我忍不住轻轻拨了拨乳尖,听到她配合似的轻哼了一声。
就是这一声诱人的轻哼,让我立刻兴奋了起来,然后很快脱光了她的衣服……
那一夜,她被我弄醒了好多次。
谷茗第二天一早不辞而别,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否伤害了她。
avatar
皮鞋
lord of Ice Cubes
lord of Ice Cubes

帖子数 : 560
积分 : 862
威望 : 24
注册日期 : 10-04-12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芸朵下的黑豆子 于 周一 二月 14, 2011 12:22 am

LS。。。。。。

太多文没看了,周末抽空来看完。
avatar
芸朵下的黑豆子
骑士
骑士

帖子数 : 119
积分 : 151
威望 : 3
注册日期 : 10-10-18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皮鞋 于 周一 二月 14, 2011 12:27 am

貌似段更两天了……
avatar
皮鞋
lord of Ice Cubes
lord of Ice Cubes

帖子数 : 560
积分 : 862
威望 : 24
注册日期 : 10-04-12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皮鞋 于 周一 二月 14, 2011 11:52 pm

(荒原上的猫)第四章:婉风婷
转眼就是十年。这十年里,谷茗好像凭空消失了,直到她的女儿已经长的跟她差不多高的时候,她都从未出现过一次。
在我的生命中从未如此长时间的等待一个人出现。漫长的等待让我觉得她就是我的挚爱,试问谁又能真正的等另一个人十年?可我错了,我不该欺骗自己去相信这种爱,正是这个欺骗让我犯下了一个又一个的错误。
二女儿风婷最喜欢黏着我,有些心里话,我也很愿意跟她讲。比如我经常在她面前回忆她母亲的美丽和温柔,以及告诉她我有多爱她的母亲。
十五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有一天,她突然问我“你最爱我妈妈,是吗?”
“是的,我非常爱她,我从未如此长久的爱着一个女人。”
“那你爱我吗?”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于是回答说“爱,我当然爱你”
“你更爱我还是更爱我妈妈?”
这个问题更让我意外,“一样的爱”我回答。
“不一样!”她突然生气了。“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一样的东西,你骗我!”
我开始后悔给她讲的故事和告诉她的道理太多了。
“我对你和对你的妈妈是不一样的爱,对你是像女儿一样的爱,对你妈妈是对一个女人的爱。但是我对你们的爱一样深”我想这个回答应该让她满意了。
她没有说话,咬紧嘴唇气愤的看着我。然后她走开了,推门走出了石塔。
我当时想,这个女孩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也许这就是一个孩子的嫉妒心吧,也许我不该在她面前一直夸奖她的母亲,直到有一天——我才知道了原因。
那天,我泡在温泉里看书,突然听到咚咚咚的巨大敲门声。
这个声音一听就知道是二女儿的,她在三个女儿里是脾气最火爆的。
我赶紧裹了浴巾去开门。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边打开门边问。
“因为猎物实在抗不动了,所以大姐和三妹就派我把这只雪鹿送回来”说着,她撂下了肩膀上的一只雪鹿。
看到雪鹿洁白如霜的毛皮,我不禁惊叹“好漂亮的皮毛,足够你们姐妹仨一人一顶帽子了”
“何止三个帽子,三条围巾也有了”风婷关上门后脱下手套哈着气说“不过我觉得这个最适合做一件紧身衣,夏天的时候穿正合适,不过因为只抓到了这一只……”
“嗯,看大小刚好做一身紧身衣服,但是不怎么宽裕,裤子会短些……”
“那是,不是一般的裁缝能做的,呃……”风婷摸摸嘴巴想了会问“要不把这个跟那三张雪豹皮一起做了吧”
“呃……”这让我想起她的母亲。
“那好,你先把这鹿炖了吧,我去洗个澡”说着,她就开始脱衣服,丝毫不介意我裹着浴巾站在她跟前。
风婷的身体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她的身体已经是个成熟的女人了,皮肤细腻,曲线诱人,看的我忍不住有了生理反应。
脱完以后,她转头瞟了我一眼,我顿觉尴尬。
但是更令人尴尬的是——
“浴巾给我用”说着她一把将我裹在身上的浴巾拽了下来!
不用说,我的邪念一下子暴露在她眼前了。
“你——”
我急忙转过身去。
“你爱我?对吧。”说着,她靠了过来,我感觉了到浴巾的粗糙和她光滑而冰冷的肌肤。
我必须得承认,穿越者的道德观是混乱的,我也必须得承认,我当时的欲望掩盖了我的理智。
我们做了……所有该做的和不该做的。
最后她问我:“我和我的母亲,一样么?”
我无言以对。
“我猜肯定不一样”她自信的说。
她说对了,至少在上床这件事情上,她比她的母亲主动很多。
后来,我托人把那三张雪豹皮和那张雪鹿皮送出去做成衣服。
avatar
皮鞋
lord of Ice Cubes
lord of Ice Cubes

帖子数 : 560
积分 : 862
威望 : 24
注册日期 : 10-04-12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芸朵下的黑豆子 于 周二 二月 15, 2011 12:40 am

穿越者的道德观是混乱的。。。。。。。。。
avatar
芸朵下的黑豆子
骑士
骑士

帖子数 : 119
积分 : 151
威望 : 3
注册日期 : 10-10-18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皮鞋 于 周二 二月 15, 2011 11:35 pm

(荒原上的猫)第五章:离别
我曾经又担心有期望和风婷的关系继续下去,但就在新衣服送来的那一天,她们的母亲,我深爱的女人谷茗回来了。
就在我观赏着那几件新衣服的时候,她突然推开门来到我的面前,她依旧年轻,但眼角已然有了些明显的皱纹。
她直接了当的告诉我要把孩子们带走,却没有说任何一句感谢的话就好像这些是我应该做的。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也许她还没有原谅我十年前对她的所作所为?
我没有寻根问底,也没有勇气告诉她这些年我对她的思念,我留她住了两天,希望能了解这些年在她身上都发生了什么。她一开始什么都不肯说,直到她离开前的最后一天晚上,才告诉我一些事情。
那天晚上,就在她默默注视着壁炉里红彤彤的木炭的时候,我终于再次开口问她。
“你真的应该讲讲你这些年的生活,孩子们对此一无所知。”
“我离开之后……”她最终吞吞吐吐的开口说“我离开之后并没有回盐皇,而是去永夜森林找茅杆,他爱我,我也爱他”
哦,茅杆,那个领兽人,真庆幸我还能回忆起这个名字。
她没有继续说,像是在等着我发问,或者是等着我的指责。
可我能问些什么呢?问她找到那个男人之后发生了什么?问她当年是如何想起把三个孩子丢给一个陌生人而去独自寻找爱情?问她为何要欺骗我利用我的善良?问她如何爱上的那个男人,又与他发生了怎样的故事?问她为何又突然回来?问她那个男人是死了还是跑了?问她为何偏要在我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之后出现?我要问的是如此之多,却不知该以怎样的顺序问她,话到了嘴边只剩下:“这是真的吗?”
这是真的吗?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问的是什么,也许是问她是否真的爱那个男人,是否因此丢弃了她的孩子,也许是问我自己是否是生活在一个噩梦中。
“是”她毫不犹豫的点头告诉我。
看到她的表情,我的怒火难以遏制了,我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女人!这些年我到底都在做些什么!我还对情窦初开的少女犯下了罪!
我咆哮着让她离开,那些早被遗忘的肮脏的词汇被我重新记起来。谷茗提出要带走她的孩子们,我竟然立刻就同意了。
可在她们走后我立刻就后悔了,我这算什么?吃醋?还是真的对那个女人失望至极?可孩子们没有犯下错误啊,十年来的安宁美好的生活就这样轻易离我远去?
几天后,我终于也决定离开灰塔,我想去寻回她们的踪迹,挽回我的错误。
谷茗没有告诉我她去了哪里,我也没问,但是我想她们一定是回了盐皇,但是我从未去过盐皇,独自在白色荒原上行走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谷茗曾经说过她路过永夜森林,而永夜森林更是危险异常,在漫长的穿越经历中,我能够感受到永夜森林有多么危险。
当然,我还有别的方法,在这些年中,我曾经去过几次北端城,我知道可以从海路到达盐皇,我只需要寻找一条去往盐皇的船只。
出门的时候,我带了能带走的所有东西,酒,腌肉,菜刀和调料,孩子们常用没有带走的玩具和衣物以及他们爱看的几本书……直到风撬船被我装到几乎没有我操作船帆的位置才作罢,尤是如此,我都还不确定这些东西是否足够我乘船去往盐皇,不过我还是留了一张字条然后出发了。
avatar
皮鞋
lord of Ice Cubes
lord of Ice Cubes

帖子数 : 560
积分 : 862
威望 : 24
注册日期 : 10-04-12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每天一千字(疯狂连载中)

帖子 由 魍魉 于 周二 二月 15, 2011 11:59 pm

炽迦
炽迦被孩子们的吵闹声惊醒,他眯了眯眼睛,看见一群矮小的影子正朝广场旁的棚屋走去。犹豫了一会儿,他决定先去看看轮树的情况,等孩子们做好了饭,再回来美美地享用一番。
从软椅上挣扎起身,他小心地挽起直垂地面的胡子,拄着拐杖,朝北边的轮树挪去。
比起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他确实有些年老体衰,但年岁为他带来渊博的智识,也赋予他尊贵无比的地位。他是族里最年长的人,是圣明的长老、无所不能的术师。他能完整地背诵从巨人范迦开始的谱系表,对周围部族的血统传承了若指掌,他熟知各种禁忌,对主持仪式很有一套。
然而,令他生气的是,这些承自远古的知识,却越来越受到冷落。正当壮年的卡组、铃组和尼组的成员,只关心是不是能在狩猎时打到大猎物、捉到更灵敏的引导兽,对他教导置若罔闻。为了学习吸引野兽的术,他们千方百计地讨好他;当他想找个聪明人继承衣钵,他们又不理不睬。更让他看不下去的是,不少年轻人还偷跑到附近的城镇,为人类工作。
想到这点,炽迦就心头冒火。
那群无知、丑陋又粗鲁的人!他们升起光球,把刺目的光芒投向部族,无数族人在那金色光芒中倒下,满地翻滚,双目流血,哀嚎响彻营地。
居然为他们工作!
他已经和现在最老的组隔了两轮,眼看着他们从呱呱坠地一路长成胡子一把的老头。
现在的年轻人——他们在光球升起后出生,沐浴那光芒成长——早已忘了当年的苦痛。他们抛弃了先祖,不再尊崇长老的知识,也不畏惧他的力量。在他们眼里,炽迦是个年老而啰嗦的人,带着“长老”的虚名,只会缩在软椅上打瞌睡。他们不知道他在等待。
他曾亲眼目睹光球升起。
他在那惨象中死去,又在那惨象中复活,就此拥有了神力。
他理应熄灭那光球。
他被遥远的先祖们选中,被赋予责任。
他必须看到终结。
快了,就快了。
他缓慢地挪动,一步蹭一步。
不远了,轮树一天天长大,还有一片叶子,还剩一片叶子的时间。黑暗会和那片白色的叶子一起到来,随之降临的,还有久违的宁静与自由。
不不不,他一点也不急,他很有耐心,深谙“行百里半九十”的道理,不到最后一刻,是无法知道结果的。这么长的时间,赤色术师随时都可能搞鬼,一点点的破坏都会让效果南辕北辙。
这次不行,就再次施术,再等待十轮。
他要活到那个时候吗?
轮树长出十圈叶片的时间。
多么漫长啊,他从尚能带头围捕的猎手,变成了一个整天打着瞌睡,,四处受嘲讽,只能指望孩子们继承衣钵的老人。
不过,幸好,孩子们仍然对那些很感兴趣,听得津津有味。有那么几回,他还碰上孩子们模仿施术呢——他愉快地想着——正是那个熄灭光球的术。
那是多么庞大的术啊!甚至可以和巨人范迦捕捉乌妮的术相比。
当年他费了九年二虎之力,才在其他长老的帮助下完成,中途几欲昏倒。庞大的神力左冲右撞,驯服它比驯服一只壮年的剑虎更困难。那凶险的搏斗,分毫必争、稍一松懈便有性命之危,不论回想多少遍,都一样让他热血沸腾。
这也是他最爱给孩子们讲的故事。
他不由得挺了挺胸,却引来一阵咳嗽。
推开园门,雾影花的柔光里,白色的轮树正静静伫立。心形的叶片连着纤长的叶柄,仿佛层层连缀的群瓣,从灰色的树干上优雅地垂下,蓝色的星果点缀其间,让它更显华美。
炽迦爬上楼梯,瞪大老眼,努力寻找一轮前做的记号。
一片幼嫩的叶子,正拖着细细小小的叶柄,摇晃在记号上方。
他不急,他很有耐心。
从园子里出来,炽迦直奔营口。托卡的声音似乎从耳边晃过,但他没有听清;被拖地的胡子绊了一跤,有谁扶了他一把。
他不急。
慢慢地、心平气和地……
他想知道结果。
十轮前埋下的种子,会结出什么样的果。
“你将看到终结。”——在复活的时候,他听到冥冥之中有个声音这么说。
那是先祖的箴言,必定会实现的真理。他将看到光芒消散的那一刻,他会看到终结!
结束这漫长的等待吧!
炽迦冲出营口,看着一片金色迎面而来。
avatar
魍魉
骑士
骑士

帖子数 : 103
积分 : 135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9-13

人物特征表
HP:
10/10  (10/10)

返回页首 向下

5页/共6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步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